柳下跖驻跸赭山,“鲜卑聘燕”故事多

赭山,位于明水街道办事处西北 2 公里处。海拔 155 米,面积约 7 平方公里。因山之南坡石色发赤,故名赭山。根据《庄子·盗跖》篇记载,春秋战国之际的“盗跖死后葬于东陵之上”。汉司马彪注:“东陵,陵名”。唐杜佑著《通典》云:“汉阳丘县有东陵山,盗跖死处。”赭与跖音近,于是此山又被音讹为跖山, 又称柳将军山、东陵山。
 
一、赭山山石赤色而得名
考证赭山之名,首先因山石颜色而得名。
据道光十三年《章丘县志·山水卷》记载:“东陵山在县治(今绣惠)南十里”。并有按:“此山旧名赭山,谓山南石赤色,山所由名也。赭、跖同音,人或讹为盗跖之跖。又嫌其为跖,而以河南山名之,以居爪漏河之南也。旧《志》附会盗跖之说,又名为柳将军山而以章丘东界之杈枒山为东陵,误矣。”赭山遍地褐色红土,土如丹砂,在不同断层,甚至不同季节,土的颜色以红色为主,还间杂褐色、绿色、白色,经累年风化,甚是好看。这在道光《章丘县志·轶事卷》还有一段记载。原文如下:
“章丘米步云善以乩卜,每同人雅集,辄召仙相与赓和。一日,友人见天上微云,得句请其属对,曰:“羊脂白玉天。”乩书云:“问城南老董。”众疑其不能对,故妄言之。后以故偶适城南,至一处,土如丹砂,异之。有一叟牧豕其侧,因问之,叟曰:“此俗呼猪血红泥地也。”忽忆乩词,大骇,问其姓,答云:“我老董也。属对不奇,而预知过城南之必遇老董,斯亦神矣。引《聊斋志异》。”这羊脂白玉天与猪血红泥地,形成鲜明之对比,更是一副妙联。
 赭山,赤色红土,从堪舆风水角度看,乃祥瑞之地。《管子·幼官》曰:“君服赤色”。君臣每遇“赤色,红色石,红色土,且山环水绕”,便称为“宝山福地”。红色的联想意义源于古人对日神的崇拜,因为“烈日如火,其色赤红”。中国人对“红色”的特殊情感从炎帝时的图腾崇拜、周人、汉代人的尚赤之风一直持续至今。特别是在周代和汉代,红色代表着“天”的权威,《汉书·礼乐志》说:“大朱涂广,夷石为堂,言通神之路,饰以朱丹”。可见,通往神界之路以朱丹为饰。
“尚赤”又与邹衍的五德终始说和三统说以及五色帝信仰密切相关。王朝属德的改易是以“改正朔、易服色”为标志的。“改正朔、易服色”与王朝政治生活紧密联系,其政治象征意义也不同寻常。
在章丘民间又有传说,赤脚大仙盗跖在此驻跸,赤者赭也,故名。
 
二、鲜卑城:“鲜卑聘燕”之地
清朝道光十三年《章丘县志》还记载赭山有鲜卑城和盗跖冢。在《轶事志》卷中记载:“高堂,应作唐,(即高唐县,隋开皇十六年前,章丘一带属高唐县管辖),县南有鲜卑城,旧传鲜卑聘燕停于此矣。城傍有盗跖冢,冢极高大,贼盜尝私祈焉。齐天保初,土鼓县令丁永兴,有群贼劫其部内,兴乃密令人冢傍伺之,果有祈祀者,乃执诸县案煞之,自后祀者颇绝。《皇览》言盗跖冢在河东。按:盗跖死于东陵,此地古名东平陵,疑此近之。见《西阳杂俎》。按:土鼓城已废于魏,而鲜卑城亦未见于他书,姑附于此。”由此可知:鲜卑城乃“鲜卑聘燕”之地。聘,指古代诸侯之间或诸侯与天子之间派使节问候。
东晋太元十一年(公元386年),鲜卑拓跋氏首领拓跋珪建立代国,又改国号为魏,史称北魏。后逐渐南下,与慕容氏建立的后燕政权兵戎相见,双方开始了连年不断的战争。隆安元年(公元397年)三月,后燕主慕容宝放弃都城中山,逃往龙城。后燕残余势力汇聚于宗室元老慕容德周围。隆安二年,慕容德率民户4万,从邺城迁徙到滑台(今河南滑县东),自称燕王,设置百官,建立起新的割据政权。当时的南燕政权势力非常弱小,地无十城,众不过数万。当时的形势对慕容德十分险恶,慕容德采纳了潘聪等人的建议,制订了“先定旧鲁,巡抚琅琊,待秋风戒节,然后北转临齐”的战略方案,率领全体军民南下进入山东。
当时黄河以南的山东境地,大部分属于东晋管辖,但其防守力量非常薄弱。南燕进入山东后,由于纪律严明,严禁军队掳掠,优恤土著百姓,因而获得了当地人民的支持,进展顺利。慕容德遂进入广固(今青州),并于隆安四年(公元400年)在广固建都称帝,就这样,南燕这个新的割据政权便在齐鲁大地上正式形成,面积基本囊括了今天山东的大部分地区。占据山东大部后,南燕政权开始巩固自己的统治,其统治政策和措施具有鲜明的特点,南燕是后燕慕容氏等军事贵族残余势力所建立的政权,慕容氏军事首领作为南燕政权的核心,在进入山东后,采取了在“狭缝求生存”、“诸族融合”的政策。“鲜卑聘燕停于此”就是这一时期北魏与南燕之间遣使互相问候、和睦相处的历史写照。章丘在这一时期恰恰处在鲜卑北魏与南燕分界之地。
三、盗跖冢:“贼盜私祈焉 
据考证,跖本生于齐之柳下,姓展,名跖,又名熊。柳下跖,原名叫展念祖。因南蒯之变,展溱带着儿子逃到了齐国,在柳店庄(今济南甸柳庄)做生意,改展姓柳。事态平息后,其长子展如心归鲁,复为展姓。次子展念祖仍姓柳,更名柳展雄。因不满当地政府、恶霸的欺压,率众造反。民间称柳下跖为展大王、“山大王”。民间传说中的能兴风作雨的就是柳下跖。旧时天旱祈雨,乡民对柳下跖顶礼膜拜,传说还相当灵验。毛泽东在1963年所写的《贺新郎·读史》中吟道:“五帝三皇神圣事,骗了无涯过客。有多少风流人物?盗跖庄屩流誉后,更陈王奋起挥黄钺。”毛泽东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,热情赞颂了华夏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奴隶起义的领袖柳下跖。
“跖”是指整日为奴隶主劳作的奴隶,柳展雄为了生存,曾当过奴隶,故又称“柳下跖”。因他以大无畏的献身精神和顽强不屈的斗争意志率领奴群揭竿造反,挥戟起义,被春秋时期的贵族豪绅诬称“盗跖”。
柳下跖可歌可泣的悲壮事迹,在《孟子》、《史记》,《汉书》中,都多次提及“其徒颂义无穷”。《荀子·不苟》中云:“盗跖吟口,名声若日月,与舜禹俱传而不息。”如今在章丘莲花山、七星台、长城岭黄石关附近,仍留有起义的痕迹。七星台一带还有柳下跖建造、使用的“上马石”和行军铺设的马道。赭山南的村名柳沟,大概与柳展熊也有关系。
俗话说“三百六十行,无祖不立”。这“祖”,便是指祖师爷,即各行各业的创始人,或是对某一行业的形成、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。比如:泥瓦匠的祖师爷,是鲁班;裁缝业的祖师爷,是轩辕氏;做豆腐的祖师爷,是西汉淮南王刘安等等。那么,强盗的祖师爷就是柳下跖。不过别的行业可以公开祭祀,柳下跖的徒孙们却只能暗地里悄悄进行,“贼盜私祈焉”。
民间皆说盗跖是盗贼的祖先,即大盗鼻祖,也有许多学者并不赞同这个观点,历史上有很多典籍提到过盗跖,并不只是在《庄子》中提过。盗跖可说是盗贼中的英雄人物,《水浒传》中梁山泊打着“替天行道”所严格贯彻的、就是那唱响中国封建社会数千年的宣传口号——“盗亦有道”。
《章丘县志》记载的这段赭山史料,给我们指出了盗跖冢在山之北,“城傍有盗跖冢,冢极高大”。
 此山之所以一直称为东陵山,又与平陵城有关。西汉置平陵为王国。此山上有王墓,陵字可解释为山,亦可解释为墓。此山又在平陵城之东,所以,以东陵为名是很有道理的。 山之西南坡有村名王家寨,因当时有人曾于此占山为王,王寨设于此之故。山之西北坡下的河南村,旧名王兵马庄,传为屯兵屯粮养马之处。山之东北有村名四营,当是旧时官军设军营于山下,与山上聚啸的绿林好汉相持之用。这可以河南村砖厂工人掘土时挖出的古代兵器(剑、戟、矛、镞等)为证,古器的出土说明此山曾为古代战场。
 
四、元代碑、墓:全真教的传播与兴盛
赭山历史文化厚重,旧时有龙王沟,龙王庙、龙王冢,及其书院、三清观、浮春寺,玉泉寺等古建筑,现皆不存。
山上古迹众多,有春秋时期的大墓,元代的寺庙等遗迹,近来发掘出元碑、元代墓(今玉泉北数十米),与全真教,及玉泉寺有关。
 发掘出的元碑,记载始于元世祖忽必烈至元甲午(公元 1294年),立于元成宗大德壬寅(1302年),而毁于元武宗海山毁佛时代(公元1308——1311年间),自立至毁,不过十年,之后就是漫漫三百五十多年的湿地深埋,直至康熙元年(公元1662年),才被人从玉泉寺的池泥中挖出来,因其全身皆被长满了水垢,被人当成了碑座。如此又过三百年,在 1966 年,在文革时期再次被毁,现仅存残碑。
 碑刻中首提“始岁甲午”,即元世祖忽必烈三十一年,公元 1294 年,亦即大元一统,忽必烈统一中国的第十五年;次提及“壬寅秋”,即元成宗铁穆耳大德六年,公元 1302 年;碑中提到的冲虚大师,为元宁海州(今山东牟平、文登)人于志可,字显道,号冲虚,是当年跟随丘处机远赴西域大雪山见成吉思汗的十八弟子之一。宋金元之际,丘处机见成吉思汗为著名历史典故,其一言止杀、劝诫成吉思汗的壮举更是誉满天下,成吉思汗对丘处机非常赏识,尊称清为神仙,并封其为“爵大宗师,掌管天下道教”,同时封其随行的十八弟子为全真大师,由于得到成吉思汗的支持,全真教大兴。成吉思汗之后,元世祖忽必烈以全真教为国教,对丘处机的弟子们大加封赠,于是当时出现了“翕然宗之,由一化百,由百化千,由千化万,虽十族之乡、百家之闾,莫不以玄学相师授,十分天下之二,声焰隆盛,鼓动海岳”的盛况。碑中提到的冲虚大师于志宁、通微大师张志全、陈志忠等皆为丘处机的弟子,正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从白云观来到章丘,在现今的明水浅井村玉泉寺定居下来,一如碑中所言之“绝情去欲,返朴还淳,养形炼性,啬精固命,爱人利物,懋德崇功,藉假修真,韬光晦迹。”
当时随丘处机西行的十八弟子中,其大弟子——也就是于志宁、尹志平的师兄是夏志成,据《玄风庆会录》及北京《白云观志》记载,其籍贯为章丘人,他是丘处机的衣钵传人,在丘祖羽化后,提点执掌白云观、玉虚观、长春宫事,为天下全真教领袖。于志宁与张志全能来到章丘隐居,与这里是夏志成的故乡不无关系。
玉泉寺是章丘著名古刹,肇于唐宋,毁于文革,当其在时,常是名士云集题诗作赋之所,明代李开先嘉靖四十二年(公元 1563 年)曾有诗《风雪中重游玉泉寺》云:“昔过玉泉寺,为葬康仙客。今再玉泉寺,为吊李方伯。前岁暖如春,此来寒太剧。朔风起石沙,玄雾迷山泽。雪埋走马蹄,树冻凄禽翮。失路行迍邅,丧朋长叹惜。兰若暂停舆,湿衣就火炙。参禅虽夙心,其乃日将夕。予亟趋市城,僧仍依香积。再来多题诗,预为扫尘壁。”诗中康仙客,为康迪吉,曾任保定府太原府知府,是李开先的亲家;李方伯即李冕,字端甫,号脉泉,曾任云南布政使,为李开先好友,二人皆明代明水镇名士。其《冬月明水镇送右川康太守葬回》亦在玉泉寺,诗云:“倦来憩比丘,东镇送康侯。樨子登墙看,老僧下榻留。水寒伤马足,日暖脱狐裘。预拟阳春曲,明年再此游。”
 在中国明代经典世情小说《醒世姻缘传》中,也多次提到过玉泉寺。《醒世姻缘传》是一部影响深远、流传甚广的小说,它以绣江县(章丘县)明水镇为背景,写尽明代中叶自明正统至明正德间近八十年的古明水镇典故、风土人情,其中明水明山秀水之美、民风淳朴之致,其情其境,足以与秦淮苏杭媲美,至今令人向往。

友情链接
主办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济南市章丘区委员会 鲁ICP备09081333号
电话:0531-83212385 Email:sdzqzx@126.com 地址:济南市章丘区府前街龙泉大厦4楼 邮编:250200
章丘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@2017-2020